清官能断“家暴事”

2017-03-14 14:20:3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清官能断“家暴事”

  最难熬的那些年,赵阿兰真的担心,总有一天不是前夫打死了她,就是她杀死他。

  他们 离异12年了,但无论她带着孩子搬到哪里,前夫总能千方百计打听到她的落脚处,跟过去,同吃同住,时不时对她实施殴打。

  她被菜刀顶过脖子,被灌满开水的暖壶砸过头,被胶带缠过手脚。她随手指出身上的伤口,有的缝过针,有的没有。她感慨自己命大,“老天爷照顾”。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施行。一个多月后,内蒙古一家地方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禁止赵阿兰的前夫“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亲属”,同时责令他搬走。

  前夫起初还不服气。法官的办公室里,他在人身安全保护令上签了字,然后当场将这纸文书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司法人员只好同他谈话,让他明白,保护令绝不是一纸空文。根据《反家庭暴力法》,如果违反要承担法律责任。他这才“怕了”,从她的生活中撤出。

  “有活路了。”赵阿兰说。

  她看到前夫站起来,隔着茶几探过身子抱住了自己。大女儿惊呼:“爸爸把妈妈的鼻子咬下来了!”

  走上这条“活路”,许多人用了很久。

  到2017年3月1日,《反家庭暴力法》施行一周年。在这一年中,章小云的生活从失望,到绝望,再到重现希望。

  老家在重庆的她,前年年底和丈夫离了婚。 离异前丈夫最后一次动手打她,是因为她打算在国庆长假期间回老家看望父母,而他不乐意她去。

  打她的理由,几乎都是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第一次对章小云动手,只是因为她不想让他把泡着方便面的碗,搁在炉子上晾着的鞋垫上。

  这样的暴力也不仅针对她。前夫会因为他母亲要去“做理疗”而自己不同意,就掀翻家里的饭桌,闹到母亲吓得给他跪下才罢休;他也会为了 强迫,胁迫前妻跟他联系,让还在上小学的女儿,脖子上挂着牌子跪在地上,拍下照片发在微信朋友圈里。

  他们有3个孩子。 离异后,章小云争取到了两个女儿的监护权,3岁的小儿子判给了前夫。她觉得前夫不会对女儿好,而儿子他或许“会看重些”,能“好好照顾”。

  去年夏天,她再次踏足前夫家中,准备接走两个女儿。进那道门之前,她已经尽可能地警觉,提前让亲戚收起了家中的所有刀具和尖锐物品。

  她在沙发上坐着,两个女儿分别坐在她身边。满屋子家人劝她继续“跟他过”,“为了孩子”。前夫也对她说, 离异协议根本“没用”,她还得回来。

  她回答“你们不要再劝了”,又反问他们,“是要我的命也交待在他手里吗”?

  随后她看到前夫站起来,隔着茶几探过身子抱住了她。她听到大女儿的惊呼:“爸爸把妈妈的鼻子咬下来了!”

  章小云的鼻尖、鼻翼、鼻小柱都被咬掉了,鼻小柱小软骨外露,伤势鉴定结果是“重伤二级”。检察院批捕了她的前夫,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他在看守所里给她打了电话,“别想摆脱我,这辈子就跟你过了”。

  即使已经过去了半年,提起那天发生的事情,章小云还是能记起每一个细节。

  “很多时候,并不是 离异了就能摆脱控制。”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李莹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解释。

  李莹是章小云的代理律师,在这起案件中,包括法院和检察院工作人员在内,人们都在问,为什么这两个人已经 离异了,仍然算是家暴案件呢?

  “他们确实不是很理解。”李莹只好不断作出解释,这种情况,属于家庭暴力实施者进行的延续性伤害。

  2017年1月的一个案例,说明家暴实施者的报复有多么可怕:64岁的广西陆川县退休法官傅明生在家中遇害,犯罪嫌疑人龙建才,正是傅明生在22年前审理的一起因家暴提请 离异案件的被告。

  李莹认为,应该把前配偶、前亲密关系者实施的延续性伤害,也纳入《反家庭暴力法》的细则当中。

  赵阿兰的代理人、北京尚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塔拉,也在向法院和检察院解释。《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这一条正好适用于赵阿兰的情况。她申请的这份“非家庭成员关系人”人身安全保护令,在整个内蒙古自治区,都没有先例可循。

  据内蒙古自治区妇联权益部副部长魏云玲介绍,2016年,内蒙古妇联系累计接待家暴投诉700多起,占信访接待的29%。其中,自治区妇联本级接待家暴信访案件近80件,全年帮助家暴受害人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共17份——到2017年2月底又增加了两份。

  内蒙古自治区发出的第一张保护令,也是塔拉律师“跑下来”的。去年《反家庭暴力法》一生效,她就赶去法院,帮自己的委托人提出了申请。

  塔拉律师还记得,就连法官一开始“都有点懵”,因为当时在基层法院,谁也没接触过这个东西,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全国许多地方的基层执法部门,把“家庭暴力”当做“家务事儿”的现象仍然存在

  在中国大陆,《反家庭暴力法》从无到有,经历了整整20年。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设置了专门的家庭暴力的议题。家暴的概念,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整个立法的过程,被李莹称为“实践先行”。据李莹介绍,反家庭暴力的工作,和推动反家庭暴力的立法,其实一直在同时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家暴 反家庭暴力法 家庭暴力 前夫 中国裁判 塔拉 清官

上一篇:“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目标确定
下一篇:去年受助学生超9000万人次br今年全国范围推高中预申请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收藏

孙俪为昏迷铁粉录音,粉丝脑死昏迷36小

孙俪为昏迷铁粉录音,粉丝脑死昏迷36小时听完流泪醒来。近日,孙俪的一名“铁粉”脑死昏迷36小时,孙俪得知后亲自录音,一声声唤 [详细]

村医烧掉病人50万欠条,最傻村医真的傻

村医烧掉病人50万欠条,最傻村医真的傻吗?这些欠条是他1969年从医开始后病人累积欠下的。 [详细]

民法总则草案修改126处:限制民事行为能

民法总则草案修改126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年龄下限八周岁。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主席团第二次会议昨天通过了全国 [详细]

琼瑶发文交代身后事:莫陷生死迷思而被

琼瑶发文交代身后事:莫陷生死迷思而被捆绑。琼瑶提到这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封信,明年将迈入80岁的她,认为自己没因战乱、意外、 [详细]

军民阳光工程   未央星空艺术团   军民商城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796935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人才招聘

Copyright版权所有 军民网